叶落归根_

朋友们,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的情头吗???山花女孩们已经被两位老师磨练了。


我抬起头的目光

总能穿过时间的光晕

落入你的眼中

山花带您背单词 - A

ooc怪我。
想写微小说来着,但没控制好字数。
希望每个平行时空的他们都很幸福。


Accountant 会计【魏有钱x孙弈秋】
清晨的第一道阳光透过了办公室的窗户,洒落在孙弈秋的眉眼间。魏有钱拉上了窗帘,又扫了一眼办公室的狼藉,心虚地盘算着能不能赶在秘书上班之前,把屋子收拾好。
魏有钱拿起一件外套,搭在了孙弈秋身上,便轻手轻脚地整理起了洒落在地的文件和报表。

“这啥呀,扔了吧” 魏有钱看了看手里十来张沾上了不可告人印记的报表,转身就想扔到碎纸机里毁尸灭迹。

“这是公司上个季度的资产表,损益表,现金流转表跟附注。” 身后传来了某人咬牙切齿的声音。魏有钱掐指一算,觉得自己命不久矣。

完了,今天是金主爸爸们催上个财政年度五表一附的最后一天,孙弈秋和办公室一众会计大佬熬夜加班到凌晨三点多,自己可真的是心疼的不行。想着工作都完成了,就强拉着还在办公室核对报表的孙弈秋为爱情呐喊鼓掌。结果……

===

“魏有钱!你今天不把这账给老子平了,就给我睡一年的办公室!”




Adagio 柔板/慢板【魏民谣x白读书】
白读书很爱听魏民谣唱歌。自从哥哥的死解决后,他就整理好了自己的小书包,移居到了魏民谣的客栈。每天早晨起来逗逗狗,吃吃鸡,傍晚不忙的时候就一起去夜湖边散散步,晚上回到客栈听民谣给自己唱歌。

魏民谣有次一时兴起问白读书,为什么爱听他唱歌,白读书憋着笑告诉他

“你声音那么尖,口音有那么大,挺特别的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就被魏民谣追着满客栈打,打着打着就追到了夜湖边。两个183的男人慢慢地在湖边散步,看着鸥快活,呸,活泼,拿着大片儿的摄像机在湖畔记录清晰时刻;看着何作家在无忧客栈和撒博士对酒当歌,就像过去这段时间里的每一个傍晚。这个夏天的时间过得很慢,风吹过杨柳,吹散了二人的影子。

【其实我很爱听你唱歌的。因为你的声音温暖,因为你的声线低沉,因为你唱歌时的眼神让我醉的像条狗,因为我可能很爱你。】

“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了,北大历史系。”
魏民谣看着眼前和自己一般高的孩子,勉强扯出了笑容 “弟弟出息啦。别忘了哥哥。”

白读书看着面前的人。他总是这样,再怎么悲伤,都会以微笑示人。

耳边又想起了那个半吊子心理医生的声音“微笑抑郁症”。

这个夏天的曲子结束,我们便就此别过。
魏民谣,我祝你能找那个,让你真正的快乐的人。





Aerodynamics 空气动力学 【围观群众的控诉】
新来的服务生抖抖索索地把茶壶放到了左边的桌上,又把小龙虾搁在了右边的桌上,然后飞速地跑走了。

何老师淡定地拿起桌上的茶壶,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菊花茶,清火。
撒老师一把抓过依旧冒着热气的茶杯,一饮而尽,任泪水消失在蒸汽间。
大老师拿着牙签,缓慢地剔着牙,剔到牙龈出血也不敢停下来。
落座在大老师右手边的鬼鬼抓着王鸥的衣袖,欲言又止,不知如何是好。

白敬亭冷笑一声,抬眼看了看对面桌的魏大勋。
隔壁桌的气氛更加消极。

胡一day觉得自己一定是傻炸了,才会答应来和魏大勋吃饭,他怼了一下熊梓淇,让他看看空气中飞速碰撞的粒子。

熊老师不说话,熊老师不愿意把眼睛从面前的白米饭中移开,熊老师想活下去。但是熊老师能感受到,空气中的火花。我的天,再努把力,能把动力转化成核动力,做成核导弹,把自己和这个妖艳的世界统统炸毁。

毛不易不太明白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从何而起,他瞟了瞟依然维持着倒茶动作的何老师,然后低下头吃了口青菜。不用管他,他只是有些想念推了饭局的王一博与肖战。

魏大勋吞了吞口水,看着白敬亭手机上的饭拍101录制现场,做好了原地爆炸的准备。

“哟,这不是魏大勋老师吗?”
“白敬亭老师客气客气~来来来饿了吧还没点饭呢你们,要不要吃口菜?来哥哥喂啊”
说罢,笑成了大勋花的魏大勋捧着碗就凑到了白敬亭跟前。

“我要吃棒棒糖。”
“啊?”
“Lollipop你个二傻子。”
“明天明天~哥哥带你去全家买。哎~弟弟帮哥哥买个单啊!”魏大勋看着白敬亭的气场终于柔和了下来,揽着人就往门外走,临了还不忘示意熊梓淇买单。

今天的熊老师也想暴风哭泣。

===
感谢阅读
ooc怪我。

向您表个白,以示我的爱意。
希望您开心。
💕 @茶熊先生 

【巨胖】罪与罚

负能量爆棚的一篇意识流【泥石流】。
希望您能看到最后。


我独自一人在这块石头上坐了很久,久到我忘记了阳光的色彩。所以当这个摇晃着的男人走到我面前时,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您是…?”面前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斗篷,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,我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。

“我有很多名字,你愿意叫我什么?”

对面的男人愣了一下,然后轻笑出声,倒是弄得我手足无措。

“崔先生*,这么称呼您可以吗?”
“请便。”

得到答案的男人将斗篷脱下,扔在了一边,然后随意地盘腿坐在了地上。想了想又拿起斗篷叠了起来,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。

我打量了一下面前叠着衣服,哼着小曲的“人”。全身漆黑。

一个黑色的灵魂?
不对。那只是他的掩饰。
所有伪装在我面前都如同幻影,我看得见,这个男人的灵魂依旧通透。

“为什么要用黑色将自己掩盖起来?”

“晒得。” 叠完了斗篷的男人抬起头朝我笑了笑。

呸。哪个世界的太阳能将一个人的灵魂晒黑。

“…回答问题。”

“我有罪。”

我顿了一下,重新抬头审视面前的灵魂。

他的眼神变得飘忽,仿佛是想起了一些遥远的故事,我静静地等着他整理思路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我认识他那年,他还是个孩子。十七岁的孩子,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的年纪,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星辰。

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性向。所以当我发现我对他有些不对的感情时,我开始害怕。

我怕他会知道,然后逃避我。
我怕他不知道,然后离开我。

所以自私的我告诉他,我会一直带着他,在他的身旁保护他。

我亲眼看着那孩子一点一点地依赖着我,把我当成他生命中的全部。我也亲眼看着他眼中的星光被爱意代替。

我为自己的自私恶心作呕,也为自己的自私欢呼雀跃。

我把我最爱的人带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在他在我怀中辗转时,
在他在我身下喘息时,
在他一次次红着脸喊我哥哥时,
我就知道我把他带坏了。



可是后来我退缩了,在他成长的几年间,我变得越来越有名。我依旧爱他,可我也开始害怕起我会带给他的伤害。

这个世界的噪声太大,所以我用着爱的名义,对他说了分手。

意料之外的,他没哭没闹,在我还在愣神的时候便收拾完了行李。

我忘记他已经长大了。

后来我就没有了他的消息,任我怎么找,身边的朋友都不曾告诉过我他的去处。我惊慌失措,花了很多钱,甚至雇了私家侦探,都不再得到他的消息。

直到有一天我和以前的朋友聚餐,餐桌上大家喝多了,廖俊涛拉过我就是一顿暴揍,我才知道了那孩子的去处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同性恋不是罪。” 我打断了他。
“那你所背负的罪名又是什么呢?”


“我抛弃了他,我本该陪他去承受这世界的黑暗的。”
“在我们在一起的那几年,他早就私底下和他的父母出轨了,他在父母面前跪着,心甘情愿的挨打挨骂,全是因为我。而我并不知道。”
“他和我的经纪人聊过这件事。那个经纪人也是看着他长大的,并没有逼着我们分开,相反还对公司隐瞒了一切。但是那孩子甘愿放弃梦想,退居幕后,只为我写歌。我都不知道。”
“在我害怕伤害他时,我早就将他伤害到体无完肤了。我从来都不知道。”

“廖俊涛告诉我他自杀了。死在了异国他乡,死在了一个不会歧视我们感情的国家。”

“我的罪名太多了,然而归根结底,都只是钟易轩罢了。”

“判官大人,所以您能给我定罪了吗。”

面前的男人太过脆弱,我几乎不敢告诉他真相。可我还是说了。因为他有罪。



“我只是你的意识。”
“哪有什么地狱和修罗。恶人从来都未曾得到过他们应有的惩罚。”
“而你,也只能抱着无法释怀的歉意死去。”


对,我并不存在。
我只是毛不易的一个幻象而已。

恶人依旧逍遥于世,而被伤害的人却从来都无法得到救赎。



*崔珏:中国传说中,酆都鬼城的四大判官之一。
======
来自本人的碎碎念:
不上升正主。ooc怪我。
写的很差,因为情绪起伏有点大,字里行间全是错误。

鄙人自认幸运,多年来受到的教育都是平等对待每一种人。
但是我看到的世界,有太多的歧视和不公。
我希望一些我爱的人们不会因为爱而被这个世界伤害。
他们也不过是平凡人。
被爱情打败了的平凡人。
希望看到这篇文的你们不会被负能量侵蚀,能够活成最幸福的模样。

特别感谢@茶熊先生 的支持。

【巨胖】上了火的日常


看了毛老师吃播而产生的脑洞:



“易轩,我买了肯德基快来吃。”

沙发上捧着iphone X的小王子一脸怨念地盯着毛不易手中的全家桶。



“哎哟我怎么给忘了啊,我们家易轩又上火了,真是很高贵。” 毛老师笑呵呵地撸了一把钟易轩的头发,把全家桶放在了桌上。



“毛不易你给我滚!” 气急的钟易轩拿起手里的新手机就想砸,然而X实在有点贵便又放下了。



“你个小两面派,刚刚拿手机的时候笑的多狂妄,现在嫌弃我了?” 毛老师把还在瞪着自己的小两面派往旁边挤了挤,坐在了沙发上。



“毛毛,那么长的沙发你不坐,干嘛非要挤着轩轩啊?”一旁看不下去的王竟力摇了摇头,去厨房刷碗。毕竟毛老师又没给自己买全家桶。:)



“我冷。” 毛不易对着王竟力的背影回答道,说完又往钟易轩身上靠了靠。



嗯,冷到穿短袖也是高贵。钟易轩翻了个白眼,在毛不易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刷微博。



“对了随手拍的广告你录了吗?” 看到经纪人短信的钟易轩咳嗽了两声,从毛不易的拥抱里坐了起来。



“没录呢我这不刚去给你买手机了吗。” 听到咳嗽声的毛不易起身去给感冒的孩子倒水。哪想到一转身熊孩子就拿起自己的冰饮开始喝了起来。



“钟易轩你是不是要死?感冒了你还喝冰的?嗓子要不要了?” 毛护士抢过钟易轩手中的饮料,把温开水塞到了小孩的手里。



“啊不要啊,舌头好疼的啊。” 



“…那你喝慢一点…”



=========



“死胖子怪不得你那么胖!你怎么就两口就能吃完一个鸡腿呢?!” 钟易轩一脸惊悚的看着面前暴殄天物的男人,心仿佛在滴血。转过头继续编辑手中的微博:


“爱你们,一定要注意别上火哦”,不然吃不了炸鸡。生气。



这边发完吃播的毛不易又蹭到钟易轩身边,光明正大地偷窥钟易轩的微博内容。



“钟易轩你爱不爱我。”



“滚。不爱了。我现在只爱我的意钟人。”

“你的意钟人也会嘲笑你的溃疡的。”

“……你到底滚不滚!”



“易轩~听说口水能消毒,伤口好得更快哦~” 一脸油腻的毛不易拿过钟易轩手中的手机,把他摁倒在沙发上。



“哎胖子!你要干唔!”



钟易轩下意识的环住了毛不易的肩,任他吮吸着自己的双唇。毛不易先是试探性的划过上颚,然后慢慢开始舔舐着钟易轩的舌尖,最后停留在了钟易轩舌苔上的伤口。



“恩…啊不要舔那……啊毛不唔……疼!”

“憋吵吵,专心点。”



“唔……” 



=========



躲在厨房里不敢出去的王竟力一脸懵逼: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吃狗粮?



=========

ooc怪我

请不要在长口腔溃疡的时候打kiss,不太卫生:)毛老师开了外挂。

爱发糖的蒸煮。爱你们。

“怎么向暗恋的人表达爱意?”
哦好的:)您开心就好。

散了吧散了吧,更什么文。
你们甜的过真主吗🙃

毛老师的声音也是real娇羞,请您们继续!

@茶熊先生 
您好。
请多指教。
希望您以后天天开心。
爱您。
💕

莫名被毛老师的捂嘴笑戳到了。
谢谢两位。
站巨胖不走了。

【巨胖】26个字母系列【下】

感谢真主的大旗。
万分抱歉,有几个段子写的有点长。

Nostalgia 怀旧之情

毛不易是个很恋旧的人,所以他将所有残留着记忆的物品全都收集了起来,堆进屋子。

你看,这个闹钟是钟易轩摔坏了的,现在仍旧停留在12:17。

这件印着【意钟人】的睡衣是17年的时候钟易轩送给毛不易的。

这盒手机壳是钟易轩以前收集的,每天都会随心情换一个。


你看,这个毛不易,是钟易轩在世时最爱的人。

所以恋旧的毛不易将他也留了下来。





Oscar 奥斯卡

啪。

“啊~易轩~你打的我好疼啊哭哭。”

“毛不易你个戏精!你怎么不拿奥斯卡小金人?”





Prayer 祈祷

钟易轩并不信教,但他这辈子曾经虔诚的祈祷过两次。

一次在2017年,明日之子第一季的总决赛时。他向上天祷告,希望某个胖子能够得到他应得的荣誉。

第二次在毛不易出车祸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。他向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神仙上帝祈祷,只求自己深爱的人能够平安无恙。



后来,钟易轩再也没有信过这种牛鬼蛇神。都是假的。





Quartet 四重奏

廖俊涛,钟易轩,毛不易,张洢豪,盛世独秀的四把吉他,弹响了那个夏天无数人的梦想。





Refreshment 精神恢复

自从八杯酒一炮走红后,毛不易就整日整夜的出席各大时尚活动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巨星。



每晚回到家中,一脸疲惫,生无可恋的毛不易都会被一家六口要挟着请吃饭,请喝酒,请唱K。每当这时,高贵的毛老师都会翻个白眼,拉过满脸懵B的钟易轩说要先补眠,然后在身后的起哄声中,将卧室的门带上。



卧室并没有开灯,毛不易看着坠落在钟易轩眼中的星星说



“易轩,抱抱我。”



小魔鬼知道自己的大胖胖是真的累了,嘟着嘴张开双臂,却被毛不易一把拉过。



一个温柔的吻映在了钟易轩的嘴唇上,他张开嘴想要呼吸,却被毛不易趁机侵略,最后喘着气瘫倒在毛不易的怀中。



“我们家易轩好厉害呀。亲一口我就觉得自己精神满满的呢。”



油腻的死胖子。





Soliloquy 独白

钟易轩和老艺术家谈完心后,回到宿舍毛不易已经睡了。

钟易轩轻声关上了门,走到了毛不易的床边,毛老师难得没有打呼。



桌上毛不易帮他留着的台灯让房间里的一切都变得更加柔和,他看着毛不易的睡颜,轻声说道

“胖子,你知道吗?天宇哥刚刚找我聊天。”

“原来我喜欢你这件事这么明显的哦。”

“你看啊,别人都知道了,只有你还不知道。”

“…你别忘了,你是我的小对象哦,晚安。”

说完,钟易轩就钻进了自己的被窝,全然没注意到身后毛不易红到发烫的脸庞,和完全控制不住的微【?】笑。





Thermodynamic equilibrium 热力学平衡 



钟易轩是一个怕冷的小王子,每到秋冬季节,他的手就会变得冰冷,不论毛不易给他套多少衣服都不管用。



相反,无论什么天气,毛不易的手都很温暖。所以后来,一到秋天,钟易轩就会把手藏到毛不易的手掌里,任他牵着自己,去到天南海北。



Underwear 内裤

对于巨星愿意无偿帮小王子洗内裤这件事,很多路人观众都表示不解。

陈道波导演则表示,自己磕的cp发糖,被齁死也乐意。



Visage 外貌

据说毛不易有颜粉?

钟易轩表示自己是不服的。

廖俊涛觉得自己可能是瞎了。

周震南说观众朋友的粉丝滤镜可能有长城那么厚。

马伯骞一脸懵逼:颜粉是什么?



毛不易憋着笑,对着镜头严肃的说:请大家不要光看表面,要多注重内在。



Worthless 无价

比赛结束的一段时间里,钟易轩曾因为自己和毛不易逐渐拉开的距离而开始自我怀疑。

一开始他只是变得话少,毛不易只当是小孩到了新的环境还不适应,也没有多问。

到后来,钟易轩某一天突然对他说道:

“毛不易,我们以后不要在微博上面互动了吧。”

巨星这时才发现问题有点大。



“钟易轩你现在翅膀硬了,嫌弃我了?”

“…毛不易不要闹,我很认真。我们以后别互动了,避避嫌对你的发展也好。”



毛不易一脸懵逼,卧槽这个小孩是谁,这还是我家的小黑魔鬼吗。



“避你哔哔的嫌啊!钟易轩你到底怎么想的你跟我说行吗?”

“毛不易!我现在这样只会拖累你的!我根本写不出好音乐,连生活上的小事也都要你帮忙,我根本毫无价值啊……”



毛不易看着面前窝在床上抽泣的小人,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。八成又是看了微博上奇怪的评论了,自己怎么没早点发现呢,明明是那么要强的小孩。



“你当然没有价值啦,对我来说,你从来都是无价之宝。”





Xmas 圣诞节

北京的圣诞节非常的高贵,来自东北的毛老师表示不太理解。

街上灯火通明,每棵树上都挂着五彩斑斓的装饰品。路上来来往往的情侣笑着牵手逛街。



“呵呵,愚蠢的情侣狗。” 高贵的毛老师鄙视道。

说着又拉紧了小朋友的手,怕他被身边的行人撞到。



走在二人身后的廖俊涛默默拿起了火把。





Y chromosome Y染色体

“钟易轩您好。我想和你分享一下我的Y染色体。”

“毛不易你给我一秒之内滚出这个房间不要回来了。”



“易轩我错了,我开玩笑呢。三年以上最高死刑我知道的…哎易轩!别锁门啊。”





Z,the last letter of the alphabet 字母表的最后一个

后来,他们一起走过了很多路。

他们从明日之子的那个演播厅,走向了全国各地的大小舞台。

他们从北京的那套六人合租房,走向了带着彼此记忆的归所。

他们相互扶持,

从1走到了正无穷,

从A走到了Z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

感谢这个盛夏的他们和读到这里的你们。

希望我们也能陪他们从A走到Z。



特别感谢扛起了巨胖大旗的蒸煮,

ooc怪我。